欢迎访问心雨网

君,至此远矣

时间: 2019-08-24 16:47 | 来源:网络文章 | 作者:佚名

君,至此远矣

不知道那一汪秋水,是否依旧的清澈明亮。也不知道那一瓣娇蕊,是否依旧的纤柔馨香。零落的殇痛,已经把刻骨铭心的珍藏,演绎成了不能释怀的片段,一帧一帧的模糊,一阵一阵的心酸,只留下了翘首的期盼与回望。

一回的颦笑,聚散了两厢情肠,一季的绽开,弥留了三生的守望。十年一瞬,在彼此陌生的背后,只有灵魂在桀骜的放荡。浑然之中,是否还在,有谁肯开启平仄如泣的轩窗。

那一处,灯光下的一丝宁静,飘散着淡淡的墨香。仿佛听到你在静静翻阅的声音,柔媚浅忧的清面,长发低垂的身段,凝眉暗香的姿颜。落翩翩,且在一隅,如你,隐遁着心中的未央。

那一处,静谧的角落,剩下静静地孑孓,疲惫的身躯已经不再铿锵。对面的椅子依旧安静,剩下了音韵的节奏陪着缓缓地流淌。对视成了奢侈,清守一季孤落,如我,去了好时光。

那一处,雪落群山逶迤漫卷,凄风凛冽江渡横舟。彼此互挥衣袖,行渐远,彼此注目,舟崖之间,千般的依恋,万般的牵挂。舟已逝,送者一声长叹,孤帆远影碧空尽,你我,念嗟枉。

也许是在爱里寻找一份空灵,也许是在空灵的宿命中拣拾遗失浪漫。近的时候,嗅不到你幽婉的馨香,远的时候,却撕碎了游历天涯的行囊。

雪,纷扬,雾,成霜,落皑一片莽苍苍,是冬净,凌入,饰寒装。

多少次,在文字里寻找你旧时的摸样,依稀别梦五更窗。多少次,独自的旅行,不过是给了风景的交代,却为什么还要迷恋画面中的色彩与流浪。把酒临风,君自酌,又是欢颜在何方。

谓是,

无病呻吟叹红颜,芳菲绝尘凄骨凉。人生得意欢何尽,只影形单掘冢荒。

叹却,

祀文祭字念伊人,阡陌留伶谁吟唱。孤弦落寂色空净,禅语圆融殉道场。

念古人,“君其涉于江而浮于,望之而不见其崖,愈往而不知其所穷,送君者皆自崖而反,君自此远矣”,是闻庄生叹。

吟的是离别凄叹苦,梦隔天涯远,诵的是雁字绝尘去,心自秋水寒。染一季的秋色灿烂,却是,飘零的落叶一地的斑斓。

也许是千古风华穷别离,痴心魍魉怎团圆,生碎情,植在字,挥衣袖,凝望眼,何苦别是怅,阴阳两重天。

梦蝶庄生何枉然,自在图生怨,为此谨一念。

而既,休笑我,痴梦情种恋红颜,落字成殇,谁读此卷?

而然,怎了得,珠玑墨沁偎心安,散句成诗,更吟此篇!

窗外,纷扬的落雪,灰蒙了以往秋日的斑斓。凄寒的时候,回眸你夏季里的温暖。只有让多想多想的思绪,用隽刻的灵光再现。梦在,爱就不远。

亲! 君,至此远矣。

一起笑看轮回里的烂漫!

文章标题: 君,至此远矣
文章地址: https://www.zn66.cn/106052/

[君,至此远矣]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