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心雨网

此刻的落日

时间: 2019-08-25 11:08 | 来源:网络文章 | 作者:佚名

此刻的落日

我们身边的世界是从来都不吝啬在任何时候展现美的存在的,恰如此刻的落日与晚霞。

一轮橙日静卧于远处墨色的群山之间,云蒸霞蔚,燃亮了一片秋空。乔治。桑描写落日“在严冬的傍晚披着紫红色的长袍坠落”,此刻却是不敢苟同,倒是更喜欢泰戈尔的句子:夕阳坠入地平线,西天燃烧着鲜红的霞光,一片宁静轻轻落在梵学书院娑罗树的枝梢上。

爱的恰是那种宁静。“轻轻落下”的宁静。沐浴着霞光如水的轻抚,不妨就让人想:落日,霞光,微拂的晚风裹着梵学院的经香,轻摇参天娑罗树的一树金箔,能听见虫儿的轻吟,归巢夜鸟的栖叹,树下,诵咏了一天经书的梵僧踱步于此,期待在不经意间踏响某个顿悟的音符,释珈摩尼于菩提树下顿悟,或许就因了扔掉经书,抛开一切后心灵的澈净,那或许也就是泰戈尔所言的“落下的宁静”,落在树上,更落在心中。此时任何敏感的心灵或许都会诞生恰如泰戈尔的感受:一种博大的美充溢我的心头。

自然之大美从来都孕于宁静之中。“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那落日晚霞中是壮美的宁静;“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那落日晚霞中是宏阔的宁静;“绿荷多少夕阳中,知为阿谁凝恨、背西风”,那落日晚霞中是凄楚的宁静;“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那落日晚霞中是惜别的宁静;“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那落日晚霞中是思乡的宁静。泰戈尔笔下的宁静是宗教的宁静,即便是乔治。桑笔下的落日晚霞,说到底传达的不也是一种宁静吗?虽在冬日,却无法压抑的喜悦和躁动的宁静。

再也没有什么比宁静更能体现美的了。澄澈的天空,浩荡的海洋,叠嶂的山峦,尽染的层林,涓涓的河流,茫茫的大漠,碧绿的草原;一朵盛开的花,一株拔节的笋,一只高飞的鹰,一弘似水的眸;还有吟哦千年的唐诗宋词,流淌百载的交响乐曲,笑意百世的蒙娜丽莎。无言,但每每令人感动、震撼。

宁静是大美,宁静是力量,宁静是心灵上的自信和成熟。路遥在写作《平凡的世界》的时候,每当在生活和精神上遇到危机时,总喜欢一个人步入毛乌素沙漠,我想这与索罗独居瓦尔登湖,与托尔斯泰向大自然深处的出走有同样的目的,都是试图在宁静中漂洗浮躁,去寻找灵魂远行的方向,去寻找真正的精神家园,正如路遥所说“一个人躺在沙漠里,思维就象洪水一样泛滥,而最终又有可能在这泛滥的思潮中流变出某种生活和事业的蓝图。”

没有什么如宁静一样,更能给人带来美;没有什么如宁静一样,更能让人听懂心灵的声音;没有什么如宁静一样,更能让人拥有精神的力量。恰如此刻的落日晚霞。此刻,宁静就是笼罩天地的这片霞光,落在叶上,它是那片暖暖的绿;落在花上,它是那层幽幽的香;落在水里,它是那簇金色的羽。它落在房上,落在路上,落在沙滩上,落在田野上。

它落在每个人的身上,它是那份正直、真诚、宽容、坚韧、勇敢、善良、勤奋。还有此刻眼前的这对父女,父亲花白头发,女儿是一个智障者,他们如此安静地依在一起,父亲微笑着低语,似乎是在讲一个童话故事,宁静落在他脸上,是那一缕坚韧的沧桑;女儿微笑地捏弄着父亲的手指,宁静落在她脸上,是那一份稚真的幸福。美的生活终归就是一种宁静,即便总是风风雨雨,坎坎坷坷。

而不知此刻的落日晚霞是否也正播撒于俄罗斯波良纳那片为橡树和菩提树环绕的林间空地上,那是托尔斯泰的墓地,被誉为全世界最美的墓地,没有墓碑,没有铭文,但却有一片亘古不变的宁静。

文章标题: 此刻的落日
文章地址: https://www.zn66.cn/110679/

[此刻的落日]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