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文章 | 伤感故事 | 伤感日志 | 伤感日记 | 散文精选 | 情感日志 | 散文随笔 | 心情日记 | 优美散文 | 心情随笔 | 抒情散文 | 心情日志 | 爱情散文 | 幸福 | 经典散文 | 感伤 | 伤感散文 | 快乐 | 难过 | 情感美文 | 无聊 | 情感日记 | 思念 | 情感故事 | 寂寞 | 美文欣赏 | 感悟 | 爱情文章 | 激励 | 亲情文章 | 悠闲 | 友情文章 | 诗歌 | 随感 | 心情文字 | 散文精选 | 诗歌 |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心雨网 > 伤感故事> 第二职业(十)

第二职业(十)

2019-09-04 00:05 | 短文学 |

夜更深了,也更静了,桌面上的小灯盏依然幽幽地发着光,电脑屏幕上依然是那页故事。

日兰把电脑亮着的那一面转向自己,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故事:

“这是你的故事,还是你电脑里正在写的故事?”

“怎么,不真实吗?”

“听来真实,毕竟故事里的事,在社会生活中存在着,既使虚构,故事和人物也倾注了作者的真实情感。”

天明笑了,日兰的话无疑是一种赞许。

“不过,我还是不知道那些是虚构的,那些是真实的。”日兰看着天明,表现了关注,“还有花花的手机号吗?”

“没有。”

“谢总的呢?”

“也没有。”

“不诚实,敢把手机给我看看吗。”日兰伸手要天明的手机了。

天明似乎有一点犹豫,但还是把手机给了日兰。

“有点不情愿呢。”日兰把手机接在手中,但没有打开手机查看。

“不是不情愿,也不是故事里的秘密,而是另有秘密,你看了不好。”

日兰大方地把手机还给了天明。不远处,有人点起了篝火,火光一下子照亮了那边的天空。

日兰和天明互相看了一眼,欢乐涌上心来,不约而同朝篝火跑去。

有人弹起了琴,有人唱起了歌,有人拉起手围着篝火跳起了舞,日兰和天明很快加入了进去。就象快闪,歌罢舞罢,琴声消失,人们又四处散去,是情侣的躲在暗处,情不自禁地相吻了起来。

触景生情,天明也情不自禁地把日兰拉到一棵树后,想抱着她亲吻,日兰躲闪着,反而更激起天明的欲望,一把抱紧了她。

日兰猛地一推,狠狠地把天明推得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一幕让附近的那些情侣看见了,嘻嘻一笑,转身离开了。

“这人咋的,一全儿晴一会儿雨的。”天明有些尴尬,拍着屁股站了起来。

天明忽然听到汽车发动机启动的声音,他循声追了出去,日兰的蓝色大众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天明眼巴巴的看着,一副无奈的表情。

在周日兰的总经理室里,日兰正在专心看文件材料,一个女秘书走了进来。

“周总,有一位先生找你。”

女秘书不知道在她身后天明已跟着走了进来。

“周总你好。”天明显得有礼貌的打招呼,日兰也没有想到天明会到公司里来找她。

天明随意地坐在日兰的大桌子办公桌对面。

女秘书出去,很快便送茶进来又出去了。

“大作家,你找我有事?”

“无事不登三宝殿。”

天明又下意识地玩起了手机,拿手机边缘轻轻地敲着桌面,嘴上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这一切日兰看在了眼里。

“大作家,想说什么,可以说出来的。”

“没什么,只是想来看看你。”天明说出口,日兰就看出天明没有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天明把手机放在桌子上,一时没有说更多的话,只是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日兰。

“别这样看着我,你要说话,要不职员会猜忌的。”

“猜忌什么?”

天明回头,透过百叶窗的玻璃看见,是有职员在用眼睛往这儿瞟,也有人窃窃私语,天明站起来,走过去“啪””的一下,把百叶窗拉了下来。

“这样他们还能看见吗。”天明说,日兰也无奈,让天明任性。

“你来真没有事吗?”

“真没有事,哦,有事,我想请你吃饭。”

“可时间还早些。”

“那我等,我有耐心的,就在这等。”

快到下班的时间,日兰的手机有电话进来,是劳丽的声音:

“周总,到点吃饭了,我请你吃饭。”

“丽丽,你是到点才约呀,不诚心哟,我已经有人约在前了。”

“我猜是二流作家吧。”

“对,是大作家。”

“好,那下次咱俩再约。”

劳丽也聪明,听见日兰说“大作家”,就知道日兰不便和自己调侃,也知道天明就在日兰旁边。

李天明和周日兰两个人在饭店吃饭,选了一张僻静的桌子,相对而坐着,点完菜后,天明出人意料地拿出了一瓶红酒。

“又喝红酒啊,庄主送的?”

“不是,是从你家里拿的。”

“我家里?”

“你家里不是有很多红酒吗?”

日兰默认自己家里确实有红酒,只是不便说是别人送的。

“你偷酒啊。”

“小心,我不仅会偷酒,还会偷心。”

“你还会偷富婆吧。”

“对,你就是富婆,呸,说错了,是富姐。”

两人打趣着,服务员上菜了,两人才打住。

两人一边吃饭喝酒,一边聊着:

“天明,你觉得菁菁最近写的作文如何?”

“周总,菁菁同学的作文如何,可不是我来评价的。。。。。”

“哎,天明,你是她的作文老师,不是你评价谁评价呀。”

“应该菁菁的语文老师评价才客观。”

“你这句话也有道理,中听。”

日兰就喜欢天明的这种诚实,不矫作,不浮夸。

“菁菁的老师打电话给我,跟我说菁菁的作文进步很大,是上了一个台阶的。”

“菁菁冰雪聪明,就是人嫩了点。。。。。。”

“嫩了点,你这话啥意思?”

“哦 ,对不起,我说她嫩,就是说她还小,就如一盏灯,会越拨越亮的。”

“那也要你这样的高人点拨才行。”

“我不是高人,我二流的。”

“哎,你还记仇呀。”

日兰装出拿起小勺子敲天明头的样子,天明当然也装出乖乖的样子。

“周总,你业务多,朋友多,而且佳人有约也多,今天我预约下一次活动,你喜欢打网球吗、”

“你是学乖了,不过我可不太会打网球。”

“你不会我会呀,我可以教你。”

“要收费吗?”

“那当然要收。”

“那我不参加了。”

“不过,可以先记帐。”

“那你也不能常缠着我哟。”

“我知道,你是市长夫人。”

天明悄声说,日兰又举起勺子,天明又装了一回乖乖的样子。

上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图片推荐
图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