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文章 | 伤感故事 | 伤感日志 | 伤感日记 | 散文精选 | 情感日志 | 散文随笔 | 心情日记 | 优美散文 | 心情随笔 | 抒情散文 | 心情日志 | 爱情散文 | 幸福 | 经典散文 | 感伤 | 伤感散文 | 快乐 | 难过 | 情感美文 | 无聊 | 情感日记 | 思念 | 情感故事 | 寂寞 | 美文欣赏 | 感悟 | 爱情文章 | 激励 | 亲情文章 | 悠闲 | 友情文章 | 诗歌 | 随感 | 心情文字 | 散文精选 | 诗歌 |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心雨网 > 伤感故事> 第二职业(十一)

第二职业(十一)

2019-09-05 00:02 | 短文学 |

周日兰躺在床上和闺蜜劳丽打电话,手机那端的劳丽的声音有点兴奋:

“日兰,快说说你和他的故事。”

“你说的他是谁呀?”

“哎,周总,你这不是明知故问,摆明不想说嘛,这个他当然是二流作家呀。”

“和他没故事。”

“你们不是在一起吃饭吗?”

“丽丽,我也不是常和你在一起吃饭吗?”

“我们俩不同,我们是闺蜜,而他。。。。。。哦,我懂了我懂了,能和闺蜜比肩的美系,那就是说你们不仅仅是朋友,还感情升温了。”

“升温个屁,他倒是想抱我,亲我,结果我把他狠狠一推,让他倒退十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把后腚都摔成花了。”

“好啊好啊,摔他个屁股开花,摔他个屁滚尿流,真开心呀真开心。”手机那端的劳丽似乎开心得手舞足蹈的,后一想又痛惜又疑虑,“周总,你好狠啊,这一推他就倒退了十几步,你有这么大的力吗,你编故事来哄我开心的吧。”

“反正他一腚坐在地上,肯定是屁股开花了。”

“真的?”

“当然真的。”

“这么说,这二流作家癞蛤蟆想吃天鹅还真的没吃上。”

“没吃上。”

“这么说这故事没味道,不感兴趣。”手机那端劳丽的声音没精打采起来,“我困了,我要睡了,晚安。”

劳丽把电话挂了,日兰还沉浸在刚才打电话的气氛中,嘴里嘀咕着。“这死丽丽,还真盼着有故事发生,让我给人吃豆腐她才开心。”

这电话挂断不久,日兰的手机铃响了起来,日兰接通张口就说:“你这死丽丽,不是不感兴趣吗,这刚挂断又。。。。。。”

“周总你好,我是天明。”手机那端却是天明的声音,日兰伸了一个舌头,表示自己的惊诧。

“周总刚才和说话呀,我打了好久都打不进去。”

“大作家,这都十二点了,你打电话来有事吗?”

“没有,只想向你道一声晚安,想你入梦。”

“晚安。”日兰嘴里说,把电话挂了,嘴边仍在嘀咕,“想你入梦,这话也好听,可还不是想撩我,做梦吧。”

日兰躺下想睡,嘴里又喃喃“想你入睡”,重复三遍,忽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第二天一早,日兰还在睡梦中,被门铃声吵醒了,打开门一看,天明穿着运动装出现在门口。

“周总你早,快起来跑步吧。”天明一边用热切地目光看着她,一边做着跑步的动作说。

“跑步,你好象没有跟我说过?”日兰刚起床的懒散样子,头发蓬乱,睡衣低胸袒露,赶紧用手把胸脯掩住,“好吧,你等一下,我换衣服。”说完把门关上。

天明和日兰象许多晨跑者一样,在公园里的小道上跑着,有时天明会跑到日兰前面,一边倒跑着一边看着日兰。

日兰脸上浮着得意的笑,她身上穿着圆领短袖运动上衣,把胸脯遮得严严实实的,没一点走光的可能,只是把胸脯腆得丰满迷人。

在网球场上,日兰和天明在打网球,日兰觉得天明在故意找荐,在找机会,总说她的动作没做到位,跑过来手把手地教她。

天明一次一次手把手地教着日兰挥拍子的动作,日兰已经感到天明的身体贴着自己,她借故擦汗躲开了。

在一天夜里,天下着雨。日兰在浴室洗澡,凹凸有致的胴体,透过浴室的玻璃门模糊可见。洗完澡的日兰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出来,香肩袒露,出水芙蓉一样美。日兰背对着门,正在擦干洗浴后的湿发,听到门外有开锁的声音。

“老杨,你回来了?”日兰还以为是杨市长回家了,回头一看,只见天明已用钥匙打开门走了进来。

双方都是一怔,天明的目光很快落在日兰围着浴巾的身上。

“你有钥匙,你偷了我家的钥匙?”

“我没偷,只是拿了。”

“没经过允许就是偷。”

“那就算偷吧,还记得我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说过的话吗,我不但会偷酒,我还会偷心。”

天明步步逼近来,抱住日兰吻起来,日兰第一次挣开了,嘴里骂着:“你这个二流,还真是流氓的流啊。”

天明再次抱住了日兰进行强吻,日兰再次挣开了,同时挥起手掌狠狠地扇了天明的脸,“啪”的一声很响亮的,仿佛整个世界都听见了。

日兰也被吓住了,她看见天明的脸被扇得很痛,脸上的肉在抽搐,女性的心软一下子表现了出来,她觉得自己失控了,防堤崩溃,她扑了上去,紧紧地抱住了天明的身体,爱怜满满地和天明相吻了起来。

日兰感到自己身上的围巾被一下子扯掉了,她从未感受过一个男人如此的大胆疯狂,从未感受过一个男人的舌头如此炽热地在自己身上的狂吻,把她全身都吻遍了,也从未感受过如此的高潮,如海啸铺天盖地而来,一下子把她的世界都淹没了。

平静之后,两个人躺在床上,日兰依偎在天明的怀里,天明抚摸着日兰的秀发。

“天明,我知道,从一开始你站在我的门口,我就知道我在引狼入室,我还发现你如狼一样的眼睛,能窥觑我的内心,我还知道你做事有选择性的,你选择了我是吗?”

“我选择了你。”

“我愿意被你选择。”

日兰说出自己的心愿,也听出天明的话是诚实的,觉得这个人的最大优点就是诚实,而不是二流的。

日兰忽然想起天说讲过的故事,想起那一句话,“每一次谢总觉得满意都会给我一笔钱”。

“我也觉得满意。”日兰仍沉浸在大海的淹没中,她抬起头来看着天明。

“天明,你会向我要钱吗,你会要吗?”

“我会要。”

“你觉得我会给吗?”

“会给。”

“为什么想到我会给?”

“俗话说,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人都给我了,不也把钱也带来了吗。”

“天明,你好聪明啊,原来这就是你的第二职业,人也要钱也要,也难怪你会说,第二职业是赚钱最多的职业。”

“天明,想想你说的话也不无道理,人都给你了,钱是身外之物,当然也会给你,不过有一个条件,你要真心对我好,心里要有爱。”

上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图片推荐
图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