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文章 | 伤感故事 | 伤感日志 | 伤感日记 | 散文精选 | 情感日志 | 散文随笔 | 心情日记 | 优美散文 | 心情随笔 | 抒情散文 | 心情日志 | 爱情散文 | 幸福 | 经典散文 | 感伤 | 伤感散文 | 快乐 | 难过 | 情感美文 | 无聊 | 情感日记 | 思念 | 情感故事 | 寂寞 | 美文欣赏 | 感悟 | 爱情文章 | 激励 | 亲情文章 | 悠闲 | 友情文章 | 诗歌 | 随感 | 心情文字 | 散文精选 | 诗歌 |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心雨网 > 伤感故事> 第二职业(十二)

第二职业(十二)

2019-09-05 00:04 | 短文学 |

这以后天明就成了日兰家的常客,有时是给菁菁补课,这时候日兰会一边愉快地为他们准备用餐,一边喜悦地听着从书房里传出的天明给菁菁的讲课声,天明还是那样的侃侃而谈。

菁菁住校的时候,两人就偷偷幽会。

日兰在家里穿着吊带睡衣,在落地窗前等着,透过半俺着窗帘的窗,日兰会看见楼下一辆白色宝马徐徐驶来,通过地下车库的栏杆,驶入地下车库,再等几分钟,就会听到门铃声,打开门的时候,两人就会相吻着抱在一起,如胶似漆起来。

这是一段幸福的生活,日兰早上总会懒散地躺在床上,天明会做好早点,然后再把她叫醒:“周总早上好,可以起来吃早点了。”

很多日子日兰在床上睁开眼睛看见天明,就觉得帅气的天明,象她梦中的白马王子。

天明离开的时候,两人又会期待下一次的幽会,总是有那么多的依依不舍,在门前吻了又吻,然后轻轻地打开门,天明闪身而出,静悄悄的。

日兰会一直站在窗前,透过半掩着窗帘的窗,看着楼下地下车库道上的栏杆抬起,白色宝马开出,目送着车影消失。

天明如果几天不来,日兰心里会想着,心里会着急,会给天明打电话。

日兰有时也会和闺蜜劳丽通电话,两人有时会悄悄话语,有时会哈哈哈大笑,说着“二流”的话题。

这天早上日兰醒来,看见天明象佣人打扮,在勤快地搞清洁卫生,擦窗桌的,他把大大小小的抽屉都整理了一遍,把大橱小柜也整理了一遍,十分仔细,好象怕漏掉了什么。有一间小储室锁着门,天明也想法悄悄弄开了,趁日兰没注意,又悄悄锁了回去。

搞完清洁卫生,日兰看见天明拎出来了两件红酒,脸上笑容灿烂:“这搞卫生好辛苦的,这两件红酒就算犒劳犒劳我了。”

“天明,辛苦你了。”日兰知道天明喜欢喝红酒,还有他们那一帮朋友。

“天明,记住啊,开车不准喝酒的,喝红酒也不行。”日兰叮嘱。

“知道了,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喝红酒也不行。”天明嘴上叨念着,在日兰的目光下,拎着两件红酒出了门。

还有一次,日兰看见天明背着一个黑色挎包,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装了什么,人要往外走。

“天明,挎包里是什么呀,不会把家里的东西都偷走吧。”

“这挎包里都是钱。”天明也不回避诚实地说。

“开什么玩笑,我家里那来一袋子钱啊。”

“要检查一下吗?”

“去去去,检查什么呀,人都给你了,真要是钱你就拿去吧。”

日兰很大方地挥挥手,眼看着天明背着挎包走出了门口。

有一天,天明带着日兰开车去兜风,来到一个“大富豪”高档小区,环境优美,豪宅大气,令人既羡慕又向往。

“我们看看去。”天明带着日兰往里走,立即就有几个售楼小姐迎了出来,天明选了一个最漂亮的当向导,高高兴兴看房去。

这看房也是辛苦活,电梯上上下下,有的楼房电梯没运行,还要爬楼梯的,日兰看见天明饶有兴趣的,也不好意思扫兴。

“这小区叫大富豪,你们也看见了,是面向比较有钱的,所以房型也比较大,比较多样化,功能也比较齐全,讲究的是豪华大气,富人家。”售房小姐介绍。

“天明,你想买房子?”日兰问。

“想,但我没那么多钱,你会给钱我吗?”天明的目光直盯着日兰。

“会给。”日兰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给多少?”

“你要多少?|

“给个首期吧,也许是三十万,五十万,或者一百万。”

“你真的敲榨我呀。”

天明用吻堵住了日兰的嘴,然后很肯定地说:“就敲榨你,敲榨定了。”

这权当是开玩笑,售房小姐也不好意思看着他们两人秀恩爱的甜蜜,把头扭到一边去。

三个人经过一个门口,一扇金铜色的豪华防盗门,引起了他门的注意,还有一个狮子头,彰显不凡。

“这些装有豪华防盗门的,都是已经售出去的,现在有钱的人多,房子也是几套几套的买,所以有些房是空置的,并没有人住。”售房小姐说。

日兰随意地用手摸了一下豪华门上的狮子头,天明则扮狮子的样子吓唬她一下,跟随售房小姐继续看房。

天明走在最后,看不见前面人影的时候,他从口袋里掏出在日兰家找到的一把钥匙,尝试开门,他之前在看房的时候,趁人没注意,在几家豪华门前尝试过了,而这一次把钥匙插进匙孔,轻轻一扭,门锁居然开了。天明即刻闪身进了屋里,就看见屋里有一个房间,里面有很多纸箱子。

天明的心怦怦地跳起来,就听见门外日兰寻找的声音:“天明,你在哪了?”

等声音远去,天明才从屋里闪身而出。三个人在楼下聚在一起的时候,天明不好意思地说:“周总,让你找着急了,我刚才解手去了。”

离开大富豪小区的时候,售房小姐递上了名片,天明双手接过,脸上堆满了笑,并且由衷地说:“大富豪,大气派,好房子,好住宅,不虚此行,不虚此行。”

驾车离开的时候,日兰在副驾上不免揄揶道:“英雄本色,到那都是喜欢年轻漂亮的。”

天明听了,嘴角有一丝狡黠的笑。

过了一段时间,这些日子日兰很少看见天明了,拨打天明的手机,总是听到天明在手机那端说:“周总,我最近有点忙。”就把手机挂断了。

连续三日都是如此。“周总,我最近有点忙。周总,我最近有点忙。周总,我最近有点忙。”

这些日子,一开始日兰还猜疑天明瞒着她,去找漂亮的售房小姐,但自己也摇摇头否认了。

这些日子,日兰在细细想着和天明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在寻找往事在那一件事上,惹天明不开心了,所以天明不到她身边来了。

日兰终于想起来了,是天明想要钱买房子的事,原来天明那天不是开玩笑的。

日兰立即拨通了天明的手机,不让手机那端先说话,自己脱口而出:“天明,你要钱买房子我给,三十万,五十万,一百万我都给,我马上给你打钱。。。。。。”

日兰正说着,她听见门外有开锁的声音,是老公杨市长,还是天明,她有点诚惶诚恐地等待着。

等门打开,日兰看见是天明,便惊喜地扑了上去,把天明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天明,我以为你离我而去,你不会来了。”日兰有点悲喜交集。

“我不是说了吗,最近有点忙。”

“现在忙完了吗?”

“我好象听到你说要给我钱?”

“我给我给,你要多少我都给。”

“我现在不急着要钱,我想先睡觉。”

仿佛昨夜天明没睡觉,有点疲惫,日兰着他向卧室走去。

上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图片推荐
图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