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文章 | 伤感故事 | 伤感日志 | 伤感日记 | 散文精选 | 情感日志 | 散文随笔 | 心情日记 | 优美散文 | 心情随笔 | 抒情散文 | 心情日志 | 爱情散文 | 幸福 | 经典散文 | 感伤 | 伤感散文 | 快乐 | 难过 | 情感美文 | 无聊 | 情感日记 | 思念 | 情感故事 | 寂寞 | 美文欣赏 | 感悟 | 爱情文章 | 激励 | 亲情文章 | 悠闲 | 友情文章 | 诗歌 | 随感 | 心情文字 | 散文精选 | 诗歌 |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心雨网 > 伤感故事> 第二职业(十四)

第二职业(十四)

2019-09-10 00:07 | 短文学 |

又过了一段日子,劳医生从医院候诊大厅走过的时候,看见了电视里的一个新闻:广南市市长杨旭光因受贿被检察院批准逮捕。

这是一条爆炸性新闻,看电视的人就议论纷纷起来:

“杨市长呀,他原来在我们市当副市长。”

“这个人平常道貌岸然的,原来是伪君子。”

“中央现在老虎苍蝇一起打,打得好呀。”

劳医生在医院里给日兰打电话,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抖:“日兰,你快看电视,就现在。”

公司总经理室里,日兰打开了电视,正是检察院带走杨市长的一些画面,日兰顿时脸色发白。

透过百叶窗,公同里的职员都扭头紧张地看着总经理室的日兰,门外的女秘书捧着文件夹,进退两难。

日兰突然受这个打击也不知如何是好,她发疯似的走出了总经理室,女秘书在她身后连喊着“周总周总”,也没能将她喊住。

日兰驾驶着蓝色大众在道路上急驰,大街上人来车往,川流不息,有一辆车突然改道,日兰为了避让,蓝色大众撞在了路灯杆上。

日兰的头磕破了,昏在了方向盘上,路人围观起来,有人打了120,很快一辆120救护车驶来,把日兰抬上了车,又很快鸣着笛声开走了。

等日兰醒来,她已躺在了医院的床上,头上缠着绷带,手腕上打着点滴。

日兰的脸始终惨白,看护日兰的医生正好是劳丽,俩闺蜜几乎是泪眼相对,但都竭力抑制着。

“日兰,什么也别想,再好好睡一觉,好好睡一觉。”劳丽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了,只能从医生的角度劝日兰好好睡一觉,也许睡着了就什么也不用去想了,也不失是一种好方法。

日兰只能听医生的话慢慢地闭上眼睛睡觉,再一次醒来的时候,病房里没有其他人,床头柜上有一束鲜艳的康乃馨,日兰想一定是劳丽送的,心里有了一丝暖意。

这些日子里只有劳丽陪伴着,日兰头上缠着绷带,被劳丽搀扶着走进家门。

日兰注意到每天家里都会有一束新鲜的康乃馨,鲜红鲜红的,给人感悟温暖的存在。

日兰头上缠着绷带,一个人在家里。往日的欢乐不再,书房里没有了天明侃侃而谈的话语,没有了两人幽会时的那种快乐,似乎人走楼空。

日兰呆坐在少发上,电视一直开着,节目五彩缤纷,只有新闻节目出现,日兰的目光才投到电视屏幕上。新闻节目里又出现杨市长受贿的内容,检察官带着警员在行动。屏幕上出现了大富豪小区,出现了日兰曾看见过的那扇金铜色豪华防盗门,出现了日兰曾用手摸过的那个狮子头标志。门被打开,警员涌了进去,摄像头也跟进,画面出现了很多纸箱,有名烟,有名酒,还有古玩字画。有的纸箱被打开了,纸箱里有手提箱,手提箱被打开,里面是满满的人民币。

电视里新闻主播:这里是大富豪小区,据说这还是一个秘宅,只有杨旭光一人知道,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了,从豪宅里搜出了大量的名烟名酒,一些古玩字画,还有人民币近两千多万。

日兰也惊异,她也不知道这个豪宅的存在,不知道豪宅里还存放了两千万。

“两千万,两千万。”日兰喃喃自语,感到头更痛了,一阵弦晕,全身软癣在沙发上。

隔天,检察官带着警员来到了家门口,日兰脚发软都站不住了,幸亏劳丽赶来了,把她扶往。

检察官出示了搜查证。

警员们涌进了屋里,摄像头也跟进,日兰被劳丽搀扶着,目无表情地看着。警员象天明那天搞清洁卫生一样,来个全屋大搜查,把抽屉橱柜都翻了一遍,似乎没有新的收获。

现在只有一个地方了,那就是紧锁着门的小储室。检察官问日兰要钥匙,日兰几乎无力说话,只能摇头,检察官也果断,做了一个手势,警员就砸锁撞门,把门打开。小储室里显然都是酒类,有一个警员把一个红酒纸箱打开,日兰又惊呆了,满满一纸箱的人民币。

摄像机把镜头推近,给了满满一纸箱人民币一个特写,警员行动也利索,把小储室的纸箱全搬出来,然后一一打开,除了那一只纸箱塞满人民币以外,其余都是酒,有红酒,有白酒。

警员把那些酒和那一箱人民币搬走以后,屋里只有日兰和劳丽两个人的时候,日兰嚎啕大哭起来。

劳丽也哭,变得毫无主张,突然她大声的喊起来:“那个二流不二流的到那去了,好象是他出事一样躲了起来,不敢见人,这还算男人吗,这还算男人吗?”

上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图片推荐
图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