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文章 | 伤感故事 | 伤感日志 | 伤感日记 | 散文精选 | 情感日志 | 散文随笔 | 心情日记 | 优美散文 | 心情随笔 | 抒情散文 | 心情日志 | 爱情散文 | 幸福 | 经典散文 | 感伤 | 伤感散文 | 快乐 | 难过 | 情感美文 | 无聊 | 情感日记 | 思念 | 情感故事 | 寂寞 | 美文欣赏 | 感悟 | 爱情文章 | 激励 | 亲情文章 | 悠闲 | 友情文章 | 诗歌 | 随感 | 心情文字 | 散文精选 | 诗歌 |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心雨网 > 散文精选> 散文随笔> 新疆纪行36:高山草甸

新疆纪行36:高山草甸

2019-10-01 06:13 | 短文学 |

在独库公路下车赏了一段景之后,我们的小巴继续前行。越往后的路,更加平坦顺直,目光所见,皆是起伏和缓的、长满草甸的小山丘,但看不到一棵树。

一路上,我们都被眼前的景色所折服,即使隔着玻璃窗,也能看到蔚蓝的天空下,那翠绿色的草甸是多么让人陶醉。

行驶了大约半个小时后,司机把车停在路边的一个空地上,导游说,“大家下车看一看,这里的风景很不错。”

一位大妈笑着说,“不下了吧,在车上也能看得到呀。”

同行的另一大妈用粤语说,“下啦下啦,这么好看,怎么不下去看。”

我们全都下了车。时间来到下午三点半,从早上出发到现在,我们还没吃午餐,即使把时间转换过来,此时也到中午一点半了,我却不觉得饿,大概是风景太美了,让人忘记了饥饿。

一下车,先感到一阵凉意,虽然今天阳光灿烂,晴空万里,但是风不停的刮着,又凉又晒。

大概是海拔高的缘故,此处长不了树,连草也更加的低矮,还没到脚踝,几乎是贴着地面生长。而半个小时前,在独库公路看到的草,高一点的已经没过膝盖了。在草地中,大大小小的杂石散乱其中。行走在草地上,得注意脚下,脚下会有小蘑菇、小花,还有羊马的排泄物。

阳光倾泻在长满小草的小山丘上,眼前山丘起伏的幅度、天空的蓝色、草地的绿色完美的还原了windows7电脑桌面,随手一拍就成型。

在一个坡底,停着两辆小车。能看到那辆四座小车的车门、车尾箱是打开的,车旁铺着一张毯子,一位男士慵懒的躺在毯子上晒太阳,一位女士则带着帽子坐在一张折叠椅上。而另一辆七座面包车将人挡住了,只看到两只脚在草地上伸着,这大草原,还真是享受的好地方。

两辆车往前一点,有一片羊群,密密麻麻的,羊群再往前的小坡上,有间白色的蒙古包,应该是这片羊群的主人家。在广袤无垠的草地上,蒙古包、车子、羊群显得格外渺小,不禁让人联想到“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就差个风吹草低见牛羊。

顺着山坡往上走,走到一个小山脊处,向下望去,又有一群羊正悠闲的吃草,它们离我很近,两百米不到。羊群中,大部分羊的羊头是黑色的,羊脖子是棕色的,羊身则是黄白色的;少部分羊是全黄白的;唯一一只全身棕色的羊格外的与众不同。虽然羊群众多,可我没有看到有人一旁守着,或许主人就在山坡的某个地方。

导游和我们介绍,这是黑头羊,也称奥巴马羊。我们一听,会心一笑。

转个身,往下车的方向望去,道路拐了几个弯后消失在视线中,私家车一辆接着一辆往前开,如同地上的蚂蚁般渺小。有三辆小车停在我们的小巴旁,从车上下来一群人。

再往左看,能看到一间大一点的蒙古包,就像是在草地上长出的巨大白色蘑菇,蒙古包前,有木头圈起来的圆形羊舍,羊舍里,还圈着几只羊。

我们一行人中,加上我,只有六个人走了上来拍照狂欢,剩下的五位团友仍留在车旁。当我看向小巴的时候,有一位陌生小哥牵着两匹马站在她们旁边,像是在讨价还价,不久之后,两位大妈坐上了马,而后在草地上驰骋。

原来这里还能骑马,这也算是草原居民的一个经济来源吧。考虑到明天的行程中旅行团赠送了骑马的项目,我便不想多花钱了。

一个穿着牛仔裤、短袖的小哥骑着马从我眼前奔腾而过,是我不认识的人,他骑马的速度很快,一点也不生疏。我急忙用相机拍下他骑马的英姿飒爽。

一大妈和我说,“对面有雪山,你用你相机看看能不能拍得到。”

我将相机镜头对着小巴所在的方向,将焦距拉到最大。天啊,在对面远处的山顶上,还有未融化的冰雪,远远看着,似乎还透着一股寒意,我急忙拍下来。

由于这座山离得远,加上天际边有淡淡的乌云,肉眼很难看得到雪山。

拍照片正起劲的时候,一对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夫妇忽然出现在我眼前,他们二人看上去已超过四十岁。

大叔穿着一条深蓝色的裤子,一件白色的、衣襟处有叶芽状花纹的衬衣,外面套着一件红色的褂子,戴着一顶藏青色的帽子,帽前还有个花朵的图案。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将一袋东西用手拉着压在肩膀上。

他老伴,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穿着一件紫色的裙子,裙摆有好看的花纹,头戴着一顶维族花帽,几根及腰的长辫子从她帽尾处垂下,不知是真发还是假发。

我们互相微笑问好。

大叔把手里提着的东西放在草地上,掀开,我以为是一个大袋子,没想到竟然是一张浅绿色的大布,里面包着食物。

他问我们,“你们要去哪里?”

我说,“去巴音布鲁克。”

他站在一旁,伸出右手,给我们指方向,说,“顺着这条路走,路不是很远了。”

我点点头,“是,是,导航也说没多远了。”

交谈了几句,我问他,“能不能和你拍张照?”

他说话带着口音,说可以,后面还加了一句话,但已记不得他说了什么了,只记得当时他笑得很开心,很热情的走到我旁边。

我急忙让团友帮忙拍照。

他的手很自然的搭在我的肩膀上,一点都不见生,拍了一次后,他突然示意我们等一下,接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长长的假胡子,戴上,他的人中两边,顿时多了一条一字胡。

这种胡子,应该中间有个什么东西,能够夹住鼻中隔来固定。

我们闲聊了几句,得知大叔是蒙古族人,他老伴是维族人。一大妈问,“你们会不会跳维族舞?”

结果,大叔用一个小音响放起了新疆的音乐,这个小音响是大叔用绿布包着提过来的。新疆的民族音乐,很有西域风采,节奏明快悠扬,清亮动听。他和他妻子,在阳光下,在草地上,给我们来了一段原汁原味的维族舞蹈。

他们二人随着音乐律动而舞,随着节奏变换而跳。我在一旁拍着视频,感受到了什么叫美好,什么叫幸福。

我们欣赏了他们二人五分钟的舞蹈,之后,导游喊我们回去坐车了,等我们回到车旁,骑马的大妈也回来了。坐在车窗旁,我又看向这对夫妇,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他们正坐在草地上,怡然自得的享受着带过来的食物。

我想,岁月静好,就是这样子的吧。有个人陪你一起跳舞,有个人陪你一起去野餐,你做什么事都有人陪你。相知相惜,此生何求。

上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图片推荐
图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