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心雨网

我童年的理想

时间: 2020-07-01 00:12 | 来源:短文学 | 作者:佚名

我童年的理想

在田野绿装的时候,我看到了天空漂浮的白云,它告诉我,山的外面还是山。但是,哪怕你是爬着向上,还可以看见不同的土壤和欣欣向荣的草木,在高低起伏的石头缝里顽强的成长。

在我沉思的夜里,总有一阵从远处而来的钟声,敲醒似乎要死静的心,提示你还有一个梦,一个你不可以完全沉沦于世道的梦。

在一个偶然路过的村庄,我正眼看见一个瘦瘦的小男孩,正午时分站在门前张望,眼睛里都是满满的爱意。他说,他在等回家的妈妈。

可是,他的妈妈并不会回来,我知道他也知道,因为此时正时收获的季节,他的妈妈非要日落西山才会回到家,可它却可以等,因为他知道,妈妈是会回来的,只是没到回来的时刻。

于他而言,等候妈妈是幸福的过程,因为他可以在妈妈偶尔背水稻路过的时候,可以温馨的问他过得如何。任何一个孩子,当发现妈妈慈祥的目光,幸福是一句不必用心刻画的句子,如同一个母亲,当她的孩子,挂着满意的笑容品味自己煮的饭菜之际,一周的劳累和辛酸,孩子渐渐长大的日子里安然忘记了。

他见我还可以勉强说几句民族语,便缠着要讲述他的故事。 他说他渴望拥有一只笔,在一个要去上学的早晨,静静的躺在妈妈封装的布袋里。他时常梦见用不完的笔,还有一双崭新的鞋子,可惜,梦醒了,可以用来书写的笔,还是一只自己改装的笔,写几个字,装下笔盖,用力吹过期的墨水,才能继续钟爱的求学路。

他的故事很简单,让人忍不住泪流,一只笔是他浅浅的梦,可惜却是一种奢求,就像他希望于世界的永恒。 在他小小的心里,白布和唢呐,仿佛宣告生命的终结,不可能左右,也不能逃避,邻居爷爷出殡那天,他躲在自家的门缝后,遥望他随着哭哭闹闹的声音离开,直到再也看不见黑漆漆的棺材。

死是什么,死就像他所钟爱的笔,待墨水干枯,它的宿命就在此终结,哪怕你用尽一生的时光思索,它也不可能在某个早晨突然出现在你的背包,可以在白洁的纸上,涂写更多的故事和温馨动人的传说。

湖水干枯、树木枯萎、时光飞逝,所有一切美好,或者不可回去的东西,是死的象征,你可以尽数怀念,却不可能再次回到曾经的那一刻,也不可能再看见在你记忆里久久不肯忘记的那一幕。

这就是死吧,或许是,或许也不是。 可都还是会过去的,我的时间,他的时间,都在不知缘由的浮沉间流入了时光的河,悄悄走进了另一个我们全盘不懂的世界。

他会慢慢长大,忘记曾经有我的过去,忘记等候妈妈归来,又失落的日子,忘记陪他玩过的伙伴,还有在他所能回忆起的老爷爷的模样,忘记他出殡那天的场景,忘记白布和唢呐的声响。

或许,有一天,他也会站在某个失眠的夜里,静静回想属于他的一切美好和追求。但是,我相信他可以在那个时候的天空,看见塞满背包的笔头,写意儿时那些美好的梦想。

或许,有一天,他还可以爬过那座山峰,写下山那一面的世界。 夜幕降临的时刻,陪世界上的许多人,分享一段美妙的句子,畅谈一个久远的故事。

文章标题: 我童年的理想
文章地址: https://www.zn66.cn/190630/
这是最后一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