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心雨网

连城诀

时间: 2019-08-11 00:53 | 来源:短文学 | 作者:佚名

连城诀

前一个月,见有同学在财大的读者协会的QQ群里问起,有人可曾读过金庸,是否可愿意冒个泡交流一下。我冒泡了一下,倒不是因为我读过金大侠的作品,只是因为我和他还多少有些情缘。可以说我们这一代人都是看着金庸的作品改编后的电视剧,电影长大的一代。他的作品近乎都已拍成电影,电视剧。更有甚者某些篇目竟然被翻拍了不止两三版,可见金庸热当今仍是不减,然而说实在的我看的只是电视剧,电影。看书的当下确是凤毛麟角,那位同学想是看了些他的书籍,想谋个志同道合的,分享一下读原著与影音不一样的欣喜与幸福,可是她却孤独了,近乎没人怎么回应她。我不免有些感到心痛,仿佛她的欣喜既是我的欣喜,她的落寞既是我的落寞。她分享不了她的幸福,也让我感到落寞。而我也是爱莫能助的,因为我也没有真正的读过金大侠的原著书籍。

这样说也是不太确切的,我在很小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知道他了。记忆里我的父亲也是一个爱读书看报的人,很小的时候我就见过《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笑傲江湖》等等书样,光是《射雕英雄传》我至少都见过两个版本,当然都是些盗版的书籍,纸张粗制滥造,印刷深浅不一。但这对十几年前的乡下来讲已经实属不易。记忆里我最是喜欢胡翻乱看,逞出有文化的样子,爸爸也从未阻拦过。因此撕过那些书籍折了纸牌与他人耍去也是不无可能的。

蓦然地给同学的这一提,我倒记起些儿时的记忆,我肯定的是我读过一些《笑傲江湖》的一些篇章,想来那时还倒觉得挺有些趣味,但不知何故就搁下了。如今那些书籍早就和父亲一样不知了踪影。但就像母亲拆毛衣一样的,线头一旦被扯出,就会扯出一连串的线性记忆。

后来,我进入中学,慢慢了解了些关于金庸的信息。知道他依据自己的作品名的第一个字写了一副对联: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知道他先祖也是响当当的世家名流,后因清朝个中因由被发往了南方湿热之地,因此有人说他作品中多有反清复明之意,就有这样的情由作梗。金庸早年本想当个外交家,多次想要北上,光复祖誉却因种种因素未能如愿。后来才走上了办报之路。他的《明报》销量可观,业绩卓然,也可谓功成名就了。但我相信当下的年轻人很少有知道他也曾是一代报业大佬,只知道他是《射雕英雄传》的作者。一连串的回忆让我觉得,应该是时候再度亲近亲近金庸了,也许武侠的黄金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但一些非物质的东西,始终潜存着,催我去寻找。

和金庸的情缘还有一点就是,高中四年的岁月,我的枕边从来都不缺他的书籍,在开封姑姑家有着一整套的金庸全集,就放置在我的床头,只是给高考已经搞得焦头烂额,加之姑父监督的紧。四年间,我竟也安分守己,未曾动过它一个指头。

暑假将尽的时候,我郑开来回走了两趟,只为找到那套丛书。找到发现,这家伙!洋洋洒洒少则也得好几百万言,不免有些发憷。就捡了一本最薄的《连城诀》和四本一套的《笑傲江湖》。

《连城诀》的选择也绝非单单是图个篇幅短好读。更有些因由是当我初知道《连城诀》的时候,正是从爸爸那里。那年爸爸已病入膏肓,终日躺在床上看电视,那年恰巧《连城诀》被拍成电视剧,爸爸一声欣喜:《连城诀》!至今我仍清晰得记得他的声音,那声音的欣喜夹杂着病痛之外,像是饥渴的孩童发现西瓜地一样,又有颇似故友重逢惊呼其名的意味。我也觉得《连城诀》这个名字甚是好听,不然这一听,竟是爸爸给我留下的罕有的音容记忆。

我想,爸爸很是喜欢《连城诀》的。想到在那些最后的岁月里,爸爸可以安心地看完《连城诀》给我也很是安慰。我们和狄云那傻小子都是乡下人,只是狄云这小子很是时运不济,命运多舛。我也担心爸爸看过会有些哀叹伤感。

十几年后的今天,我是有这样的感觉的。为什么要给单薄的狄云那么多的经历?他生就是个孤儿,被阴险狡诈,麻木不仁的人养大,为他蒙蔽,为他抛弃,为他猜忌。失去了挚爱的师妹,为她误解,也为她抛弃。被人打骂,被人冤枉,被人陷害,被人残疾,近乎一生都无法被正名。他注定活着孤苦伶仃,我深感他的绝望,也惊叹他的生命力,更困厄于为什么老天竟会这样玩弄于人。我时刻都能闻得到围绕在狄云身边的悲哀与死亡气息,这也让我郁郁不得释,倒还真的觉得狄云还真不如死了好。

我相信狄云是金庸笔下最为倒霉悲哀的主角了。当其他主角都被美女纠缠不清的时候,狄云深爱的师妹已和仇家结婚生子,漂亮的水笙一口一个小淫僧叫个不停。他,是出身乡下,长得不够帅气,说话口齿也不够伶俐,脑袋也不够灵光,但这就应该是他被欺辱的理由么?如若应该如此,这个世界就当真应该被毁灭。因此这一点我有一些哀怨于金庸,为什么把乡下的这小子写的那样凄凄惨惨,郭靖也傻啦吧唧,不也傻人有傻福吗?可你若深究就会发现,郭靖其实是名流后裔,也是蒙古贵族,而狄云只是土鳖一个,他看不起乡下人吗?我想不是的吧。

金庸说:狄云是根据他家长工和生为原型撰写的。和生生于乡下,青年时期家人给他说了一门亲事,姑娘甚是漂亮,遭到当地财主嫉妒,栽赃,殴打致驼,又被送进监狱,出狱报复,又再度入狱,恰逢金庸祖父去当地当知县,方才平反昭雪,却因报复伤人以为现实不能硬性释放。待到金庸祖父离任时才一并把他带走了。他说他和和生的关系很是要好的,家里也待他不错,且不论事的真伪和怎将评判。单从作品的角度来看,比之其他的作品而言,狄云可是真够惨了。这应该是金庸的成功,他成功地控制了我的情绪,我的感情流向。让我悲,让我喜,让我刻骨铭心。从审美学来讲,悲剧美不失为一种大美,更能发人深省,更能容易成为经典。金庸说他极力想把每一部作品中的每一个主角都赋予不一样的特性。我恭喜他吧,狄云是我觉得最为成功的一个。

我很喜欢狄云,喜欢他的憨厚,他的真实。我知道爸爸也一定会喜欢,所有人都会喜欢。只是我希望喜欢他的人都少一些伤感。

金庸的文底一般。没有太过扎人眼球的语言,但他的文思和渊博怕是难有及其项背者。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思维,让我深感他的大脑就像是一个绚丽的海底世界,让人不禁啧啧称奇!昨天进图书馆,无意看到一个近现代作家排名表,金庸位列六十位蜚声作家中的中等靠上的位置。排名有两个板块,一块为专家评分,一块为读者评分。专家评分金庸可谓居于次末,读者人气可就直逼满分。这一点也不足为奇,然而这张表绘制年月也是相当的久远了。我深怕如若在调查一番,金庸会不会跌于下游。管他呢,随由他去吧,总要给时代一个机会,而我祈祷愿这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狄云最后还是回到了雪谷之中,当我看到水笙立在那里等他归来的消息,我已是热泪盈眶。像是心湖最为柔软的一部分被投进一颗玉石,玉石安然落入湖底,十分慰藉。蓦然想起西方传统故事的狗血表达: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虽然这样的结局也有异曲同工之意,但这里有着中国的固有钟情,金庸只是说道水笙在雪山烂漫的季节回到了那里,而不道过上了怎样的生活,留下了无限制的遐想意蕴,意境也更为美丽悠长。

文章标题: 连城诀
文章地址: https://www.zn66.cn/3044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