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心雨网

走进十月阳光

时间: 2019-08-11 00:53 | 来源:短文学 | 作者:佚名

走进十月阳光

银杏树的叶子开始剥落,校园里不时还能嗅到丝丝的桂花的香味儿,我蹬着单车穿过枫杨树吐下的影子,划过一道又一道弧线,却不知道应该去哪里。

车协人曾说过单车,单反,单身你的生活也挺诗意的。

十月一日八九点钟我正式踏着自己的单车,怀着某种难以言喻的骄傲冲出校园,闯进十月份的第一缕阳光之中。风儿有些紧,像把刷子一样把梧桐树的叶子刷的哗哗直响,阳光像被液化了一样,从树叶间的缝隙间倾泻下来淌了一地。蓦然,发觉郑开大道两旁的法桐已经开始绿中泛黄,隐约之下还有些羞红,好似淘气的孩子夜间打翻了颜料桶,把颜色挥洒的到处都是,阳光也变得那样明丽澄澈。一种欣愉的情感像是春水一样,开始蔓延溢漫。爬过一个高坡,再冲下去,登一座桥,再滑下去,贾鲁河的水在绿油油的水草间荡漾回旋,绿博站的人头并不密集,甚至可以说是稀疏,我从官渡走过,思绪也没有穿越历史,想不起貂蝉,也想不出大乔和小乔模样,突然就发现,人活的就是一个现在,如果现在足够美丽,就不会有过去也不会有将来。

赶到开封的时候也只有十点半左右,在医药大厦门前稍作了停留,看着车来人往的小城模样,浓郁的法桐树把影子贴的到处都是,斑驳的阳光也爬满了路面。静静地站着,我和影子。我想起了顾城的诗句:

草在结它的种子

风在摇它的叶子

我们站着,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

我喜欢这样的感觉,也钦羡顾城的表现力他把难以言喻的美丽简单化,却收获了巨大的成功。其实车协人并没有发觉我真正诗意的地方并不在于单车或是单反也更不是单身,而是文字。是那种令我魂牵梦绕的掌控力,对文字的驾驭能力。方方正正的小东西,它的不同组合却能给人不同的神奇感触,那远比影像的表现力更有力度,更为传神。

当我穿越一百五十多公里的柏油马路时,当我看到罕见的白云从头顶划过,当我看到一望无垠的稻田翻滚起浪花卷起迷人的清香,我想到的不是单车把我带了过来,也不是我要用镜头将这一切捕捉,我想到的只是文字,想到的是我应该将这次处子之行记录下来。在美的感觉之下,有时候一切的表达都会显得无力和苍白。单车不会把我看到的东西传给另一个我想她看到的人的眼里,镜头也无法把我闻到的乡下的气息同样的使她闻到。文字却有机会让她切真的体会到我当时的世界是多么的美丽,也许她还是无法还原那些固有而又消逝的美丽,但她会有一种感触,那种感触虽不及现实的东西带来的那么直接,却也足够美丽。

其实在刚开始,从开封继续往东走并没有在我的计划之中。我和妈妈打了电话,她问我回来没有。我无法回答说没有,因为我和十月的阳光一样已经在路上。我告诉她我会回去,走一走那条父辈都走过的路。

我问过几乎所有的我父辈的近亲,他们也几乎都有过从开封骑车回家的经历。我告诉自己,这样的经历我义不容辞的也应该有。我相信当我们的脚掌贴近彼此的脚掌,我们就会彼此倾听我们所处的不同时代的声音,也许这听起来很荒诞,而就是这种很荒诞的声音将我召唤,引领我我骑行了近八个小时的路程。

走走停停,让风拂过脸颊,倚在淤泥河桥上看着曙光渐渐明丽。我似乎能想象一样的他们成群结队的从我身边骑过,却无法将我识破。阳光打她们被风吹乱的发丝上倾泄下来,岁月的刻痕已经消失,他们好像此时的我,却又不似我,他们比我显得快乐,比我充满朝气。但愿如此吧。

车协的一个伙伴告诉我,他喜欢镜头微曝的感觉,可能是他自己比较阳光吧。我没有告诉他其实我也一样,因为我想让他仍旧保持着自己那份“独有”的个性特点,那样别样的感觉肯定能带给他某种欣愉。

我喜欢阳光,别样的喜欢。无论是在回去的路上,还是在归来的途中,不论是累的气喘吁吁,还是渴的唇干舌燥,我都未觉得乏味困苦,一路上总有我的影子和车子的影子陪着我,我笑一笑,它也笑一笑,我走它也走,我停它也停。如果说它是一个可触碰的生命的话,那么就不会再有比它更忠贞的恋人和朋友了。

回到家而在第二天清晨我就又回到了学校了。我以为我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有很多故事可以写,但是我发现我又错了。要么整天泡在日光里,拿着本翻不了几页的书,爬一爬校园的草坡,懒洋洋地吃个早饭,看个无聊的电影,迷茫地骑着车子到处晃,我的感觉不再像在路上那样真切了。

我不知道我还在等待些什么,但我确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七天的时间转而就消失了,就像今天突然消失的十月阳光一样。此刻的窗外还在下着淅淅沥沥的雨,午夜十二点的那排宿舍的灯光把路面的小水池照的闪闪发亮,我并不确定那是照的愈加清晰了呢还是更加的迷茫了。我也喜欢雨水,但此刻我只想念十月的阳光,想念十月阳光里夹杂着的桂花的味道,想念我在十月阳光里曾有过的憧憬和幻想,我想念那梦幻般的彩虹和跌落在脚下的银杏树叶子,想念我的梦想,那不可握紧的美丽阳光。

文章标题: 走进十月阳光
文章地址: https://www.zn66.cn/3044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