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心雨网

时间: 2019-08-14 12:55 | 作者:

魇

月光轻柔,带着点点疏星,沉寂的夜空,没有一丝鸟鸣,我坐在窗前观看那昏昏欲睡的路灯,曾几何时我也有过那样的梦。梦里依稀可辩的身影,陪伴我度过一个又一个深沉的夜,温柔了冰冷的夜风。

夜深了,连秋叶也停止了飘零,我的心却难得平静。累了,不想畅想未来,不愿缅怀过往,独依在秋风里,满怀的惆怅。岁月悄无声息的流逝,我站在这里,却不知身在何方!存在,自己都不明白的存在,我还有什么资格期望?

幻想,让现实变的凄凉。在梦里,那曾经最美的地方,如今,却留不下一丁印象。烛火噗闪,油花溅落,这似乎是古人才有的情景。试问,采菊南山下的那个陶老头是如何得来这悠然的心境?

寄情山水,那是古人的梦,如今的夜灯火通明,人们好像都活在赤裸中。谁黑暗?谁光明?他们在饥寒交迫中寻求心静,我们在衣食无忧中放浪骸形。时间不会停下脚步去回想,它一直走着,一个永远不知疲惫的旅人,它的旅途有没有终点,无人知晓,可我们却清楚的知道自己总有离开的那天,总有一天没有了明天。

月光慢慢的隐退,世界沉浸在一片漆黑,黑暗!从未有过的黑暗!蒙蔽了我的心,敲碎了我的梦。我不知该何去何从,周围充斥着恐惧,无助,我想哀嚎,可我却发不出一丝声响,我歇斯底里地拼命的吼着,试图惊扰睡梦中的人们,可世界还是难么沉寂,没有声音,静的让人恐惧。

我想念月光了,我恐惧在黑暗里长埋,我害怕这个世界已不知我的存在,人们的目光没有一丝停留在我身上,我是空气,没有氧气的空气!看着他们走着,笑着,嬉戏着……我愤怒了!我讨厌这个世界,讨厌这个世界的一切!我的梦没了,月没了,我的雪没了,风没了,我的存在是何种存在!我想毁灭,毁灭眼前的一切!

我不安着,痛苦着,愤怒着……,我知道我需要冷静,我需要冷静,我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要冷静,可我做不到!怎么也做不到!我想哀嚎,可我却发不出哪怕那一丁点的声响。

是世界封闭了我,还是我驱赶了世界……

是我的冷漠,还是你们的冷漠……

这是一面镜子,让我找不出原来的自己,镜中人者谁?镜外又是谁!答案!我想要答案!我既然想要答案!可笑!不是每一个问题都有答案,又何必要固执纠结!

东方,青春开始起床,她慢慢地穿上七彩的云裳,她是那么的充满活力,激情昂扬,她甜甜的向我一笑,飘向远方。

文章标题: 魇
文章地址: https://www.zn66.cn/61926/
Top